我觉得,这种东西是千万不能多想的
根本不能碰
一旦你想了就要陷进去了 出不来了
就准备哭个半小时吧
总会胸口极度郁结 痛苦
这时候这个室友作为活人存在就非常美妙
小小的要求而已 还白送
为什么就是不行

我不知道 对方就那么讨厌我吗?我有那么被讨厌过吗?搞笑是不是

两个室友出去了,留下我和另外一个最安静的过夜。安静是因为不熟。但到这个点,两人都上了床,在这之前一点,我把毛巾什么的装进盆里,关上卫生间的门去洗澡;再在这之前,两人各自坐在座位上忙,一句话也没说;再在这之前…
这样刚好,我还挺喜欢的。这似乎提供了一个问题的答案,这个问题是,自由空间和孤独如何平衡。
如果你跟不熟的俗人出去,那很煎熬,因为就算它填补了你晚间入睡前的悬崖,但你要忍受整个旅途都承担尴尬和寒暄礼貌之谈。没有自由,孤独也没有真正被解决,不过对于我来说已经很好。去年五月在乌镇我开始睡不着的噩梦,那种病症一发作,只有与智慧体沟通才能解决。
如果你跟熟的俗人出去,额…好像也差不多。好一些。
总之跟你喜...

好看

不要想错啊

perfect

应该临睡之时是夜晚真正降临的时候。(此时我如同一条章鱼盘踞在床边的扶梯上,不肯上去,因为入睡的姿势以及皮肤的温度使我失望地承认我已和被褥化为了一滩烂泥;而铁的硬度托住我的躯体,让我感到很舒服)此时智力会直线下降,思路会涌现出无数死结,没错,如果你认为自己可以称得上“抑郁”和“症”了…好像我也没有办法。

我恨孔绍怡,我要她叫明天我起床,她就不叫。她总是不陪我很多事。

我要避免使我的智商直线下降

要我上哪里去找这么一个合我意的身体、情意、节奏、方式、质感
不管怎么样 我也是靠自己Matilda式的勇敢不枉这一场初夜额😂

“星衍梦聚,盛世芳华”风采大赛投票开始啦!

应该可以说从没有这样爱过
以前一贯的说法是爱过j和w 然后零零散散又算上一些人
依据是浓烈深刻的程度和美
现在那都不是爱了
愿意用化学物质解构对他们的感情
太好了 垃圾都扫掉了
可以这么说
谁触及到我的哪一层
就是哪一层的感情
肉体前所未有
这并不是粗俗的肉体 是不死的欲望
大概这样的爱也前所未有吧
偶尔在电脑上看到那张歌单封面有色差
手机上是紫色的 电脑好像黑白了
其实画的时候就感觉多半是个悲剧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真是个悲伤的晚上…本来就生活如屎的我又睡不着了肯定 烦都烦死了 发生点什么啊拜托 有没有什么新的故事可以不要让我流血那种 皆大欢喜 大家高高兴兴多好 为什么就一定要我这么惨
就像那些身体好的人 他们没体会过身体...

© | Powered by LOFTER